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分配改革酝酿8年仍未出台受阻3大既得利益

2019-01-31 23:44:50

分配改革酝酿8年仍未出台 受阻3大既得利益群体

等啊等,等到最后一天

收入分配方案,还是难产了

昨日,新华社刊发“2013:中国热点前瞻”,正式确认原定于2012年出台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因故推迟。至此,在2012年被人们寄予厚望、热烈期盼,而此前相关部门一再放话在2012年年内肯定出台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宣告难产。

源头:邓小平首倡分配改革

改革开放之后,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中国以火箭般的速度追赶世界,然而,在制造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开始出现不公与差距。

这种随着财富而来的负效应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引起了政策设计者邓小平的担忧。

1992年12月,他在上海休息期间,专门和身边工作人员谈到:“中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后,一定要考虑分配问题……到本世纪末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他还特意要求工作人员把这段话记录下来,并送给中央领导同志参阅。

这样的忧虑与日俱增。1993年9月,他直指:“12亿人口怎样实现富裕,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这都是大问题。题目已经出来了,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他还说:“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

中共十八大期间,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披露,我国收入差距已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他认为,做大国民收入这块蛋糕和切好国民收入这块蛋糕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当收入分配水平比较高和收入分配差距比较大的时候,切好蛋糕比做好蛋糕显得更加重要。

进程:喊了8年仍未出台

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由国家发改委具体负责,财政部、人社部、国资委等多个部委参与制订。在2010年初和2011年12月,国家发改委曾两次将方案上报国务院,但均因高层领导认为需要继续修改而未获通过。

所以,在2012年8月份的一次分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这样表示,“促进国内消费,应该加强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喊了八年了,到现在没有出台。”

设限:温家宝曾要求“年内制定”

早在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抓紧制定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政策措施,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就已经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2012年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列举的2012年要完成的七项任务中,“制定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总体方案”列在第一位。

10月17日,同样是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被列为国务院第四季度工作任务。

11月8日,十八大期间,温家宝在出席天津代表团的讨论会议时,又一次提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并将其称为“本届政府任期内要着力办好的两件事”其中之一。

阻力:来自三大既得利益群体

几乎每个人都在问,收入分配改革的最大阻力是什么?有人说是既得利益群体,有人说是城乡二元体制,也有人说是行业垄断。“都对,这些都是阻力。但是,我认为,改革最大的阻力是推动改革的方式

分配改革酝酿8年仍未出台受阻3大既得利益

。”有官方智囊甚至这样认为——实际上,参与改革的部门本身就是阻力。

收入分配改革是由发改委牵头、多部门参与的方式下进行的。在部门分割的体制下,部门之间缺乏规范的磋商沟通机制,牵头部门往往需要付出极大协调成本,加上部门之间利益的博弈,改革方案的出台极其困难。他举例,比如,在调整利益结构分配时有人提出,垄断行业现在都是国企,超额利润要回归社会,因此国企要提高上缴的利润到50%,但国资委就不干,它要维护国企的利益。

更有媒体直指阻挠方案出台的三大“祸首”:以贪腐官员为代表的权贵利益群体、以垄断企业为代表的垄断利益群体和以房地产业、资源行业为代表的地产和资源利益群体。

国家发改委就业与收入分配司副司长纪宁曾在不同场合回应方案难产的原因。她表示,由于收入分配的问题涉及面广,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的特征,所以必须着眼长远、统筹考虑。

内容:可能只是原则性方案

这个酝酿多年的方案寄托了民众太多的期望,但据专家介绍,这可能并非一个解决当前贫富差距和收入分配不公的具体方案,而更有可能是一个原则性、框架式的方案。

这正应了之前一位多次参与讨论方案起草工作的专家的担忧,“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年底能不能出台现在很难说,即使出台我认为它也是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的。”

这位专家指出,现阶段的方案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首先,名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细则”,局限于政府“收入分配调节”,而没有全面体现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思路。其次,方案的内容主要包括增加农民收入、增加对低收入居民的扶持、提高工资性收入、调节个人所得税,局限于针对现实突出问题提出解决措施,在没有对现有国民收入分配基本格局作实质性突破的前提下,侧重于通过财政、税收手段调节再分配关系。再者,方案重点是调节居民收入分配差距,对政府、企业、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只是在提高工资性收入方面有间接体现。对垄断行业与一般性竞争行业之间、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的收入差距问题则基本没有涉及。

另一位参与该方案的研究人员也说,在起草了至少半打的草案后,由于国有企业的反对,一些最重要的建议被削弱或彻底放弃了。

至于该方案将按照什么原则制定,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的看法是,重点是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建立健全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