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美众议院通过债务上限延期议案

2019-02-02 00:24:26

美众议院通过债务上限延期议案

有分析人士指出,众议院通过债务上限延期协议,在很大程度上跟民主党此前密集施压有关。事实证明,施压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目前仍存在两大不确定性,其中一个极大的风险点在于,参议院从2009年以来就没有批准过一个正式的预算纲要。因此,这一法案也被视为共和党众议院向民主党参议院摊牌的一次行动。需要注意的是,众议院23日批准的这个法案并没有实际提高债务上限,只是暂停了这个限制的生效。一旦暂停期结束,债务上限将会自动升至新的更高的水平。

1月2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85票赞成、144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短期调高债务上限的议案,允许联邦政府通过财政部发债维持运营至今年5月19日。根据议案,作为短期调高债务上限的交换条件,国会两院需要在4月15日以前通过联邦政府始于2013年10月的2014财年预算案,否则议员将不能领取薪水。共和党希望藉此迫使由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通过预算案,同时为政府能够继续支付账单避免债务违约并给予议员们进行预算谈判争取斡旋空间。接下来,法案还需在参议院投票通过,并经由美国总统签署方可生效。民主党方面也表达出对尽快通过议案的配合。因此,联邦政府在短期内断粮风险正在降低。当然,一个长期妥协的方案仍很难达成,两党围绕国家财政和债务上限的政治纷争远未结束,给金融市场带来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

23日的投票结果显示,共和党控制下的众议院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按照党派划分的。大部分共和党众议员投了赞成票,大部分民主党众议员依然投了反对票。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称议案对国会议员的薪资要求简直是玩笑。

在该问题上,两党争论的焦点在于,民主党主张将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两大问题区分对待,而共和党坚持要将削减政府开支作为提高债务上限的条件。很显然,本次众议院通过的议案非常合共和党的胃口。由于议案包含在4月15日以前通过联邦政府始于2013年10月的2014财年预算案的附加内容,这可能会增大议案在参议院通过的难度。根据美联邦政府的正常预算审批流程,总统每年2月需向国会提出下一财年的财政预算草案报告,国会两院将就此举行听证会,并提出两院各自的预算联合决议并协商解决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在4月15日之前将终极版提案交总统签字生效

美众议院通过债务上限延期议案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民主党方面表现出了少有的配合,显现出两党为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的诚意。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来自内华达州的共和党议员哈利里德在随后的声明中指出,参议院将会尽快不作任何修改地批准这个众议院版本法案。白宫方面此前也表示,奥巴马总统将会立即签署这个债务上限暂时延迟法案成为法律。

有分析人士指出,众议院通过债务上限延期协议,在很大程度上跟民主党此前密集施压有关。上周一的白宫发布会上,奥巴马态度强硬,称如果国会不能及时提高政府的举债上限,将给美国经济带来自我伤害。他强调,美国的国家信用不是谈判的筹码,时间所剩不多,国会最好尽快采取行动。同日,财长盖特纳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分别敦促国会尽快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的议案。事实证明,施压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目前仍存在两大不确定性,其中一个极大的风险点在于,参议院从2009年以来就没有批准过一个正式的预算纲要。因此,这一法案也被视为共和党众议院向民主党参议院摊牌的一次行动。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恩表示:这个法案就是说:国会请做好自己的工作。还需注意的是,众议院23日批准的这个法案并没有实际提高债务上限,只是暂停了这个限制的生效。一旦暂停期结束,债务上限将会自动升至新的更高的水平。这足见议案的短期性。虽然来自两党的议员都一再表示无意重复2011年的债务上限大战,但一个长期性的妥协方案始终无法达成。

1月1日凌晨,美国参议院以压倒多数通过了《2012年美国纳税人缓释法案》。次日,法案转到众议院。经过紧急磋商后,众议院决定不提出修改意见而直接进入表决程序,并顺利通过了法案。法案的通过,标志着困扰美国两个月之久的财政悬崖纷争暂告段落,也使得美国经济避免在今年年初再次陷入衰退,全球投资者为之欢呼,全球市场纷纷迎来开门红。然而,美国两党的围绕财政问题的讨论却没有结束。债务上限与自动减支和预算讨论一道,均属于这一阶段性方案的遗留问题。为应对金融危机,挽救濒临崩溃的市场和经济,美国政府一面持续减税,一面却是巨额支出,导致政府财政状况日趋恶化。由于债务激增,美国公共债务实际早已突破16万亿美元,并在去年年底触及16.4万亿美元的法定上限。当前,财政部只有采取临时性措施来维持联邦政府运营。据财政部预测,如再不提高债务上限,联邦政府资金将在今年2月中旬至3月初用尽。财政部警告称,如果国会仍无法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那么当前所有的非常措施将前功尽弃。分析人士担忧,一旦债务上限被触及,2011年的惊险一幕可能重演。当时,两党围绕公共债务上限的博弈一度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危机,虽然危机在最后时刻化解,但标准普尔依然宣布下调美国3A主权信用评级,给还在缓慢复苏中的经济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张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