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易纲回应五大热点问题G20达成共识不以竞

2019-02-03 00:43:18

易纲回应五大热点问题:G20达成共识 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

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8年,而创立于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G20领导人峰会也已经召开了十届,现在即将迎来第十一届。这是中国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也是国际社会的盛会。

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过程中,G20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各国协调一致,共同为避免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陷入崩溃的境地而同舟共济,协力前行。虽然全球经济增长仍然低迷,而且全球市场也仍然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和风险,但境况毕竟与危机时期大为不同。

正因为此,由中国主办的这届领导人峰会将主题确定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G20的工作重心已经从应对危机转变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这届峰会,中国将结构性改革作为重要的议题之一提出,试图在货币、财政政策之外,寻找全球增长的新动力。

正如习近平近日在会见外宾时所指出的,国际社会高度期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为提振世界经济和国际经济合作发挥积极作用。

这是G20杭州峰会的使命,也是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担当。

易纲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关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思路就是要更广泛地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更平衡地考虑全世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这样一个平衡的、互利共赢的关系。”

9月1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前夕的发布会上表示,G20有一个共识,就是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并且就汇率进行更紧密地沟通和协调。

为应对全球经济和潜在风险,易纲表示,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的工具,这个工具就是各种政策工具,主要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

易纲还就稳健的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负利率、G20政策工具等发表意见。

最近几个月,中国广义货币M2、狭义货币M1增速差异扩大,市场一度担心企业陷入“流动性陷阱”。

易纲说,M2、M1最近增长率差别比较大,中国现在杠杆率比较高,处于换挡期。6.5%-7%的增速虽然和过去比略微有些下降,但在世界范围内还是较强劲的。

他表示,面对比较复杂的环境,要考虑多方面平衡的形势。货币政策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有这样几个要素:

“第一,要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第二,要发挥信贷政策的作用,特别是要加强信贷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农业、扶贫攻坚的力度;第三,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一个适度的、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易纲表示,G20有一个共识,就是不以竞争为目的货币贬值,并且G20的一个共识——就汇率进行更紧密地沟通和协调,这就使得人民币汇率比较平稳。

去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一改过去数年单边升值,开始上下较大幅度波动。央行今年初也公布了上海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

易纲表示,今年春节以来,人民币逐步形成了收盘汇率加上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变化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

易纲称,总体而言,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人民币对几个货币篮子的走向也比较稳定。从一个稍微长一点的时期来看,虽然人民币有涨有跌,但总体来讲比较稳定。

“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有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今年又有英国公投脱欧的冲击。”易纲说,“看得时间比较长的话,会看出人民币是双向波动。但是人民币的总体波动率是小于绝大多数储备货币,也大大地小于新兴市场的货币。”

易纲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关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思路就是要更广泛地参与游戏规则的制定,更平衡地考虑全世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这样一个平衡的、互利共赢的关系。”

为此,易纲说,今年G20会议,中国做了五个方面的工作。第一项工作是扩大SDR的使用。8月31日,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5亿元SDR债券,发行利率0.49%。

易纲表示,5亿SDR相当于大约47亿元人民币,发行利率0.49%相当于人民币利率2.39%。认购倍数大约是2.5倍,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及境外一些央行和国际机构也进行了认购。

他认为

易纲回应五大热点问题G20达成共识不以竞

,SDR债券可自动分散风险,投资SDR债券相当于按一个权重投资了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等5种货币。SDR记账可以减少汇率之间的波动性。中国将来会在清算、发行、托管等环节为SDR债券和其他SDR计价的金融产品发行创造更好条件。

第二项工作是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的建设,包括各国外汇储备、双边货币互换,区域型货币安排等。“今年,我们将开展清迈倡议多边化和IMF开展的联合演练,来检验我们应对危机的准备程度。”易纲说。

第三项工作是完善主权债务的重组机制,主要是加强主权债合同条款,支持巴黎俱乐部讨论一系列主权债问题,吸纳更多新兴债权国参加,平稳地处置今后发生的主权债问题。

另外,第四项工作是推动IMF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提高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份额占比。

第五项工作是改善资本流动的监测和应对,更好地提前预防风险、预警风险。

对于部分国家实施负利率,易纲表示,“我们要综合看待这个负利率,要有一个全面的评估。”

易纲表示,全球对负利率问题的讨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实施负利率的国家和地区,多数都认为负利率是有效的,IMF对负利率政策的评价也有一些肯定的含义,但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表明,实施负利率有一些负面影响。

如何评估负利率?易纲说,要从消费者和储蓄者的角度看,负利率对经济是不是有刺激作用,会不会拉动需求,对投资有什么影响;对整个银行体系有什么影响,银行体系因此在未来经营上是不是可持续,是不是风险更多;负利率对货币实际上也有影响,会不会引起竞争性贬值。

为应对全球经济风险,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易纲解释称,G20承诺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的工具,就是各种政策工具,主要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

易纲说,“比如说,有的国家可以进一步地运用货币政策;有的国家的财政还有一些空间,可以进一步地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还有的国家可以更加着力于结构性改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