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三精制药董事长跳楼谜案大股东联合逼宫检举

2018-09-09 18:08:20

三精制药董事长跳楼谜案:大股东联合逼宫检举

刘占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给外界留下了一系列疑问——作为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在接受调查期间跳楼身亡,令外界不禁反问,这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

刘占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给外界留下了一系列疑问——作为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在接受调查期间跳楼身亡,令外界不禁反问,这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

被调查之谜

距离刘占滨跳楼身亡已经一周的时间,

5月19日晚,三精制药与控股股东哈药股份纷纷发布公告,确认刘占滨在5月16日被立案侦查,18日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期间,从三楼卫生间窗户跃出,坠地身亡。刘占滨同时在哈药股份担任董事。

在这则“重大事项公告”中,刘占滨事件被指“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

实际上,公告发布的当天上午,此事已经在哈尔滨医药圈里传开。一位接近三精制药的消息人士告诉新金融,“我上午就听说了,问了下内部的人,说是身亡了。”

据该消息人士透露,当地医药圈对刘占滨的评价很高,“他在三精制药的口碑不错。”

一位三精制药内部人士向新金融证实了此说法,“刘总(刘占滨)对员工特别好,员工福利什么的都非常好。”

不仅在职员工,“一些因淘汰落后产能回家退养的老员工,现在每个月还有几百块钱的补助。”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据了解,在2009年刘占滨接手三精制药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的时候,三精制药的发展几近停滞。而在刘占滨执掌的2010年和2011年,三精制药的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9.74%和19.41%。

意外的是,正在业绩好转时,2012年1月,三精制药更换了总经理,由当时的常务副总经理刘春凤担任。刘占滨在三精制药的其他职务不变,同时被委任为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下称:哈药总厂)厂长。上述内部人士称,哈药总厂当时已处于亏损状态。

刘占滨的这两次职务变动均是“临危受命”。但在哈药股份与三精制药的年报中,均未提及其在哈药总厂任职。三精制药证券部对此的解释是,“由于总厂厂长是哈药股份下属分公司负责人,此事项不属于应披露的内容。”

业内人士表示,国有企业或国有上市企业高管的任命通常是由大股东或上市公司董事会推荐。

而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几个大股东因不满意业绩以及刘占滨把公司盈利大部分作为福利派发给员工,联合逼宫检举了他,之前三精大量的广告投放也不是他的决策,他算是背黑锅了吧。”

在哈药总厂官,至今还保留着刘占滨除夕到厂区“慰问一线员工”的文字和照片。在已经停止更新的经过认证的微博里,刘占滨在个人资料中写道,“做好事业,做好人”。

可是,在他跳楼身亡后,上述内部人士感慨,“公司现在非常正常,这件事发生了就跟没发生似的,没有人问。”

问题与

刘占滨的离世可以停止事态的进一步转变,却掩盖不了三精制药乃至整个哈药集团现下的问题。

在刘占滨卸任三精制药总经理职务后的2012年和2013年,三精制药的净利润分别下滑了8.69%和98.23%。在2013年广告支出4.31亿元的情况下,净利润仅646万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师朱茜表示,三精制药近几年每年四五亿元的广告支出,高出了同行业平均水平。

大手笔广告投放是哈药集团的一贯作风,当然,这种做法也曾为其带来可观的效益。

上述消息人士称,在三精制药曾经的辉煌时期,员工福利好到“太夸张”,“过年发钻戒、貂皮大衣、家用电器,还有现金什么的。”

不止三精制药,“哈药的其他下属企业,原来月底发奖金都是千八百的发,发东西的话,一般没有车拿不走。”知情人士对新金融说,那时哈药集团的福利待遇好在哈尔滨也算是尽人皆知。

而现在,虽然“依然不错”,但与过去相比,还是有差距。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哈药集团的业绩走势。

资深医药广告人、北京思享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卫民认为,哈药集团过于依赖广告,没有很好的终端队伍和终端管理,现在的终端连锁药店比较抗拒哈药的这种模式,连锁药店不配合,导致它的广告没有办法落地,而且这些年哈药在广告模式上几乎没有任何改变,过于固守传统。

2013年初,哈药集团对三精制药和哈药集团制药六厂实施产销分离变革,成立哈药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下称:营销公司)。也就是,三精制药的销售队伍并入营销公司。“公司主导产品,由营销公司进行销售和终端维护。”三精制药证券部对新金融表示。

也因此,上述内部人士认为,“销售都不归三精做了

三精制药董事长跳楼谜案大股东联合逼宫检举

,三精只负责生产,亏损什么的跟三精有什么关系。”按照此说法,三精制药2013年净利润的大幅下滑似乎不全是三精制药或刘占滨的原因。至少在该内部人士看来,“他(刘占滨)当总经理的2010年和2011年,三精的业绩还很好。”

事发后,三精制药董事长一职已暂由总经理刘春凤接任。而哈药总厂目前是谁在负责,其厂办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由哈药集团统一回复,但哈药集团负责宣传的党群工作部的未有人接听。此外,三精制药证券部除上述回应外,也未对其他问题进行回复。

(:DF064)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